【森林物语‧下】遇虎熊象感恐惧见马来貘最开心研究员恋上森林减

T最生活 847浏览 78评论 来源:凯时首页登录_博万通注册,博万通代理
【森林物语‧下】遇虎熊象感恐惧见马来貘最开心研究员恋上森林减【森林物语‧下】遇虎熊象感恐惧见马来貘最开心研究员恋上森林减【森林物语‧下】遇虎熊象感恐惧见马来貘最开心研究员恋上森林减【森林物语‧下】遇虎熊象感恐惧见马来貘最开心研究员恋上森林减【森林物语‧下】遇虎熊象感恐惧见马来貘最开心研究员恋上森林减

在森林里游山玩水三两天,人会变得轻鬆开心,但若需长期待在森林里工作,人又会变成怎样?

在柏隆天猛莪森林保留区当研究员的纳兹米和赛夫以切身经验告诉大家,安宁静谧的森林生活看似沉闷,实则常有小惊喜,如在林中巧遇可爱的野生动物马来貘等,或是在林中发掘新知识或新事物等。不过,他们偶尔也会遇到令他们害怕的兇猛动物,如老虎、马来熊或野象,这时,他们多会沉着应对,他们认为,只要人类不主动挑衅,野生动物也不会无缘无故攻击人类。

纳兹米(Ahmad Najmi)今年38岁,他是万汀岛屿协会(Pulau Banding Foundation)的研究人员。一头披肩的长髮和朴素的T衫配上牛仔长裤,就是最常见的打扮,毕竟平日的工作只需要频繁进出森林,无需接见太多人。

在如此天然减压的环境里工作,笑容自然也会多一些。“森林里缓慢的生活步调让人心旷神怡,压力骤减,人也变得开朗。”

他是最早加入该协会的长老级研究人员之一。在前来皇家柏隆公园工作之前,他曾在槟城的理科大学工作了好几年。

“我在大学主修环境管理课程,毕业以后,我对环保的重视和坚持,也促使我一直从事和环境有关的工作。”

大象被惹怒会攻击车辆

目前位于宜力的工作环境,让他最难适应的是住家和工作地点之间的距离。由于该中心办公室的附近没有员工宿舍,所以员工多是住在宜力镇上,每天需在柏隆公园和宜力之间往返,由于路程漫长,对许多员工来说,仅仅车程就已是一场噩梦。

“加上往返两地的路段常有大象出没,特别是在早上和傍晚时分,也就是我们驱车上班或下班的期间。大象出现时,司机和骑士都必须停下,且不得靠近大象,直到大象自行离去。虽然大象是草食性动物,但牠的破坏力极强,若是被惹怒,牠会瞬间大暴走,并攻击车辆。”

中心虽设有供来客留宿的空间,但却未设员工宿舍,因此,所有员工每天都被迫舟车劳顿的赶到中心上班。

纳兹米是在中心工作最久的员工,他的工作主要是在小规模的实验室里研究上千种动植物。

“我们偶尔也会接待外来的研究人员,包括大学生。这份工作并不容易,加上工作地点多是落在深山野林,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除非你真的喜欢大自然,否则,只有具有毅力和耐心的人士,才有可能长期待在这里工作。”

在外界的眼中,研究员的工作是相当沉闷的,且每天吃着类似的食物,做着类似的工作,鲜少和外界接触,只是偶尔接待前来参访的游客或研究员。

不过,他说,他本身不喜欢热闹繁华的城市生活,在柏隆森林里静谧和平淡的生活,反而最适合他。

“但并非每个人都可以适应这里的工作。我入行9年来,便有至少4个外派的研究人员待不到一週后就离开。”

他说,他也曾在大城市工作,体会过都市的繁忙生活,在经过比较后,他认为森林的工作和生活环境较为适合,而他也不希望往后的人生都在追赶中度过,所以,他最终选择留在柏隆公园工作。

见老虎冷静以待 

遇野象狂奔逃命

除了研究工作,纳兹米偶尔还得带领来自外地的研究员,包括一些大学生、教授等人到森林里进行研究工作。

在柏隆公园待了9年,他早已习惯森林的山路,并了解哪个地方可以找到研究人员所需要的动植物。

在带领大伙儿进入森林之前,他多会先向他们列出一些规则,如不可折断周围的树枝作记号、不可大声谈话等。

“我们列出这些规则都是为了尊重大自然,以及儘量避免破坏动物的栖息地。”

在带队进行研究期间,他每天清晨带领大家出发,天黑之前必赶回到住处。过程中,他们有时候还得上山下水,虽然有趣,但行程却是相当紧凑和疲累。

有一次,纳兹米和大伙儿在山上遇到老虎,虽然老虎当时和他带领的团队仍有一段距离,但他们却可清楚闻到老虎身上的骚味。

“其实,只要我们不去打扰牠,牠也不会打扰我们。”

他说,另一种反应激烈的动物是野象,虽然牠们的身型庞大,但却动作敏捷,尤其上山是牠们的强项。

“我和我的团队也曾在森林里遇到野象,结果,我们大伙儿不顾一切狂奔离开,以免受到攻击。”

在柏隆森林公园

完成人生大事

柏隆森林公园对纳兹米的意义重大,因为他是在这里结识现在的妻子,并在这里组织家庭,以及在此“製造”他们的第一个爱情结晶。

他说,他们目前面对的最大问题是夫妻俩的休假时间不一致,以致他们难以一家三口同时出游。

“我的妻子在这里的旅馆上班,因此她无法在学校假期或一般公共假期放假,而我的放假时间和上班族相同,即逢公共假期就放假。所以,我们常因为这个原因而出现矛盾。不过,我们都愿意互相迁就,并均分照顾孩子的时间。”

虽然他常因和妻子的工作时间不同而产生矛盾,但他至今仍坚守工作岗位,绝不因为私人生活放弃工作。

为工作天天开车80公里

现年28岁的赛夫(Mohd Syaiful Mohamad),过去也是槟城理科大学的学生,他原本是从事研究黄鳍结鱼的工作,后来转换跑道,接受调派到柏隆森林保留区工作。

“我是来自乡村的孩子,家乡位于哥打峇鲁郊区,从小就接触大自然,所以,当有关单位决定委派我到柏隆森林保留区工作时,我没有太多的抗拒,且很快适应当地生活。我喜欢小地方的清闲,没有大城市塞车带来的烦扰。虽然我现在每天都需开车来回80公里,但交通顺畅,所以开车时也没有压力。”

几乎每一天,他都可以在这片辽阔的森林里发现到新的事物和知识。

“尤其在带领外地的研究人员进入森林的时候,我们常常都会发现许多新事物。”

他说,在有必要的时候,他也会说出个人意见,供研究人员参考,因此,他和这些研究人员后来也结成好友。

静观马来貘舔盐乐开怀

对外界来说,在森林展开研究工作是极其沉闷的事情,但对赛夫来说,在森林里的工作却时常为他带来意想不到的事情或惊喜。

有一次,赛夫和他带领的研究团队在森林里遇到马来熊。他说,熊是非常凶猛的动物,牠们甚至可能把来者撕成碎片。

“当时,我们正在过着一条小河,水深及膝。突然,一只马来熊从河的另一端走过来。当时,我们感到很害怕,但我们就只是静静的站在河中央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直到马来熊过到河的对面,我们才继续行程。”

另一件令他感到害怕的事情莫过于是在森林里被蜜蜂追叮。“若在走山路时不小心触碰到一些树叶,很可能会误触筑在树上的蜂窝,并激怒蜜蜂惹来攻击。人类出汗后发出的体味也会引起蜜蜂的注意。”

在遇到这些深具攻击性的动物时,他固然感到害怕,但若遇到自己喜爱的野生动物时,他便会雀跃不已,好比遇到数目越来越少的马来貘时,他就会乐得笑不拢嘴。

“有一天,我们看到有一头马来貘正在舔盐,当时,雨下得特别大,我们和牠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静静不出声,而马来貘也没有察觉我们的出现。我就这样静静观察了这头马来貘约十分钟,直到牠离开为止。”

训练原住民当嚮导

赛夫说,研究中心每年都会训练当地原住民当嚮导。由于原住民对森林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所以,旅馆在安排导游带队时,通常都会聘僱一名原住民随队而行。

“我们的工作室也有协助训练原住民,每次的训练时间为4个月。原住民生性害羞,他们虽极为了解森林,但在带领游客方面,还是必须接受训练。再者,训练课程也能协助原住民把他们所掌握的有关森林的知识,以更科学化的方式去解读及分析。”

他披露,中心积极协助训练原住民,主要也是为了提供原住民就业机会,更何况由当地人当嚮导将更具说服力。

纳兹米和赛夫皆是经验丰富的研究员,且对柏隆公园付出了无比的心力。他们认为,外来研究员每一次的光临,都为中心注入一股新流,让他们得以和这些外来的研究员详细交流和交换知识。

在一般人的眼里,或许在森林当研究员的工作极为沉闷,但对他们两人来说,这却是一份深具意义的工作,因为他们的工作有助保护天然环境免遭破坏。 

特约/克里斯.2017.07.19

[email protected]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